• 屏东概况
首页-屏东-正文
排湾族部落的原始祭典

原貌重现排湾族五年祭 屏东县来义乡古楼部落是少数仍持续举办排湾族五年祭的部落,在长达7~15天的隆重盛大的祭典中,具体展现排湾族的宇宙观、宗教观及严密的社会组织。五年祭仍保留着最原始的风味,其中象征杀人刺到人头的刺球,是最具代表性的活动,其目的在于祝福农猎丰收,保护部落人畜平安。五年祭后还有六年祭,传说五年祭回来的神祖,有一部份最好的神灵被留下来,到第六年才送走。
 

古楼部落位于屏东县来义乡,在大武山系高山地区散居的排湾族部落中,以古楼部落的人口最多,古楼旧部落位于海拔约800公尺处,七佳溪上游,居民都是排湾族原住民,以开垦土地种植杂粮,狩猎维生,由头目领导部落。日治时代有400多户,繁华一时,曾是屏东最大的部落,旧籍中提到「昆仑坳」古道,就是「古楼」的排湾语音译(Kulanao;古拉拉乌)。

古楼旧部落于民国四十六年由政府补助迁村至古楼村现址,地理位置在来义西北,东以瓦鲁斯溪与义林村相隔,南以林边溪与丹林村相对峙,北与泰武乡平和,佳兴两村毗邻,西与平地万峦乡新置村相连。部落面积计9.1369平方公尺,设有17个邻351户,人口1421人,是来义乡的行政中心。

古楼部落对传统习俗最为坚持,也是目前排湾族部落群中,传统文化习俗活动保留较多的部落,以最保有原始风味的「五年祭」最为隆重,是排湾族最传统且最具有历史的盛大祭典,具体表现出排湾族人的宇宙观、宗教观念及严密的社会组织,同时经由共同祭祀祖先的仪式,凝聚全体族人的意识,营造部落的团结。

传说每隔5年排湾族的祖先会与创世神塔卡劳斯,还有其它所有的神(善恶都包含在内),从圣山「大武山」起程,巡视族人所居住的地方是否平安,并以燃烧小米粳为记号,请神降临人间,接受人类的献祭。因巡视的时间约5年之久,排湾族人便举行五年祭,做为与祖灵相见时的媒介。

五年祭是人神盟约祭,也是排湾族人与祖灵相聚的盛会。五年祭举行的时间长达7~15天,从准备材料到祭典完毕,一连串的活动以男、女祭师为主导,属于全部落男性的事务则全村一起参与。祭典准备工作的流程是:1、山上修路,砍竹子作刺球杆、立剌球架。2、作刺球用的藤球。3、招请祖灵。4、进行刺球仪式。5、送恶灵。6、到刺中最后一球的勇士家跳舞。7解除五年祭的禁忌(由女巫作祭)。8、男子出猎,交还护身符。

五年祭典中的最高潮是为「刺球」,由部落的男士以约五层楼高的竹子围圆圈,刺藤球,刺球所需的祭球有无数个,但正式开始时则有16颗。通常会在部落最大的空地上搭设圆形状刺球场,背对着东方大武山处留有出入口,出入口处的南边摆上最长的竹竿,旁边则是次高,再旁则是第三高的竹竿。刺球通常是以树皮作成,尤以藤皮最佳,将皮剥下后,一个树皮连着另一个互相缠绕着。每个刺球不一定全是正圆形,偶而会偏长些,但形状并不会影响刺中与否。

刺祭球开始时,祭司将祭球轻轻往上拋掷五次,到第六次时才用力拋向空中,也就是开始刺祭球的仪式。刺中第一个祭球的人,可能为他自己或亲人带来大好或者大坏的运气;刺完最后一球后便尽速将刺球台拆毁,只留下刺中最后一球者的位置。而刺到最后一球者,尽速用手折断祭竿末端,由亲友护送回到家中放到高处插好,边走要不断大声的喊叫,以避开恶灵的侵扰。当其它的刺球勇士位置都已拆卸完毕后,才将刺到最后一球者的位置拆毁。

刺球活动严禁女人进入刺球场,甚至家有妻子怀孕的男人也被谢绝在外,能够参加活动的男子被视为荣誉,刺到祭球的男人也将受到族人的喝采,当刺完15个祭球后,勇士们会聚在场内或场外空地唱跳着英雄颂或祈福歌。

排湾族透过刺球祭仪及集体吟歌共舞,达到人神共悦的境地,也促进族人彼此情感交融及部落和谐。有人说「刺球」象征「求好运」的争相竞赛(早年举办刺球活动则有象征杀人、刺到人头的意味),被用来拋掷的祭球,主要目的在祈求任何有毛(小米、旱稻)的农作物,或者是无毛(芋头、花生)等农作物和猎物丰收,也包括对家人及村落所有人皆平安,家畜兴旺等的祝福。

五年祭后还有六年祭,传说五年祭回来的神祖,有一部份最好的神灵被留下来,到第六年才送走。因此送灵之前也要有一连串的仪式,天数与五年祭差不多,但没有刺球的活动。五年祭只存在布曹尔群,目前举行五年祭的村落只有来义乡的古楼、文乐、望嘉、春日乡的力里、七佳、归崇、南和以及台东的土板。来义乡公所已规划在古楼部落入口的小公园,修筑五年祭的固定祭场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taiwandao.org/pingdong/0932923195.html
相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