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旅游-高雄游记 - 正文

高雄柴山游记

台岛多山,植被茂密,花树繁多,地形千奇百怪,引我游兴迭复。周末前,妻与旧友约登高雄柴山。昨日清晨六点前动车,我们带上两个小孩,先到高雄市区接陈姐再行,经问讯,言登此山已有二十年左右,她现龄五十余,仍然身心健康,精神充沛,登山健也。笑谈中,一会到城边目的地。

此山拔地而起,在西海岸边,郁郁葱葱,树木杂交,荆棘丛生,有木栈道铺设,入山犹进原始森林。栈道虽然略逊阿里山规模,但令人步平身稳,不溜不滑则循级而上,汗滴直下能神采奕奕,意趣畅然。此时此刻,艳阳如金,华光素白,穿林打叶,于无声处,但烈日之温,到底不是娇妻之唇。我们穿行于弯弯曲曲的凹凸山里,枝叶密集,遮天闭日,清凉静适,古树掩映,条藤蜿蜒,山川之情,林木为秀。看妙趣横生的猕猴蹦跳咫尺,听百鸟歌韵与落叶焦碎风动;左右杂木奇枝,游客摩肩接踵,上下川流,服色如花,老幼欣慰。奇怪的是,这山没有门,没有庙宇殿堂,只有纯粹的自然风光。当然,只有大大小小,肤色不同的人随去随来穿梭绿色。

游人中有背包挎机,有手执拐杖,有臂挥毛巾,有长裤短衫,有耄耋青童,最小者是我们的四岁威威,她居然不需背不用抱,牵手如驭,一鼓作气登上山顶,小人小衣湿透,仍然呀呀学语吵闹,为众人赞誉笑趣,她自己更得意洋洋,不露半点嘘嘬。唯见猕猴近人,胆战心惊,连连叫喊:“猴、猴,猴猴!....”的不安。这些孙悟空的兄弟,也不太讲理,动不动要翻游人挎包,找不到吃还会冒火一下。路牌告示,禁止“施舍”,也不见人违章。所有路径,无一纸一屑之迹,平民百姓人人守法,爱公物为己出,文明风尚不弱欧美。为此,我恨前朝政府吊儿郎当丢弃九百六万平方公里,偏安一偶,得南宋之歌舞暖风熏得游人醉;又爱其之为居然在三万多平方公里上创造举世奇迹,欲把瀛洲当神州。以台湾绿油油的生态比较大陆的人祸累累,追根溯源,真可谓:韩战好,金门旧曾谙,古宁头上红胜火,四季碧云绿映蓝,能不爱台湾?吁、嘘、唏!危乎危哉?

登上山顶,略几十平方米大小的山石也不平整,两颗榕树蓬撑崖边,枝叶交错,地面盘根错节凹凸,两条长凳筑上,正好供游人闲坐观海,崖边有铁栏围护。对面云层深深,覆盖背后厦门。再想,那边还有堆鼻子怂眼珠的核蛋,何时发性流出蛋花来,不好玩呢。当然,肉眼看不见的东西,想来更恐怖。二十多年前我曾经在鼓浪屿上盯海涛,几曾想过物换星移今日此望。这时,周围人群颇为密集,有去有来,都站坐同向,面对大陆,都知道那叫祖国之地,被苏俄奴役后鬼域妖为。

正凝望时遐思中,妻递饮瓶到手,我不回头的仰口一喝,感觉滋味甘甜药香,此非购水也,再问,随她的指引看去,有一木亭,仅四个立柱一顶,这就是立牌在下的雅座名亭,大小仅几平方米(我刚才登临就抢步观海,竟然不觉,此时走近细顾),亭中一长木条桌,一老者约六旬,他买头弯腰,起伏折腾忙碌,在角落处默默烧水潺茶,过滤网中有几种药片药渣,柱上有药方名目,洋参,沙参等润肺提气之补药入茶。游人自便用杯具倒饮,分文不收,免费供应。问之,答曰为登山社(民间组织)以己度人,大家轮流背水上山,运动于造福众生,这样攀越山顶,并提供茶壶烧具,一应俱全,估计老者许是他们中人。如此助人,纯属小民自为,不可思议。民风若此,真旧社会也。

清代台湾学者卓肇昌游此有句“几曲斜峰乱,一肩落日还。”当我走到山底碰见一背水者,看他以钢管夹水箱挂肩,撑着手杖,颈项一张湿漉漉毛巾,埋头实步上行,密封塑料桶内的容水不下二十公斤。我推算一下,每日游客不下千数,每人喝水5百毫升瓶计,不禁为之感概,这胸襟岂是一肩落日得了。

再回首山顶休闲时,望过丛林是浩瀚的海峡,云天一色,雾迷波诡,遥想那边天地,此时此刻的街头是追小偷抓扒手呼强盗的忙碌,还是成群结队,面容枯槁的乞丐沿街乞讨。更莫说有的卖血,有的割肾,有的无缘无故被抓到黑窑当奴隶折磨死,司空见惯贪瘨痴,三毒俱全尽无常,牢狱也扩建新建加重建,总是不够调度。据说,还准备打过来把台湾人定叛国分裂罪,那才心满意足。

写到此,我在还想柴山,想那山顶雅座之茶,那老人和沿途的游侣。蓦然间,不知不觉联想到我每回大陆,所见所闻的风景区,那门票要素民百姓一个月不吃饭。最是凫凫缭绕的纸烛香蜡,噼里啪啦的火苗中,映显出一个硕大的“钱”字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taiwandao.org/y/gaoxiong/08718144336.html
相关
Copyright 2006-2009 中国台湾旅游网